上東區名媛詐騙案,如何才能讓人以為你是白富美?

作者:黃小姐 黃佟佟

最近,紐約上東區出了一樁有趣的案件。

幾大電視台都在搶一個題材,爭相採訪一個呆在雷克斯島監獄、上庭時像表演時裝秀、把紐約上東區的名流們騙得團團轉的女騙子。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這個女孩以「德國石油大亨千金」的假身份,用 Anna Delvey
這個假名,欺騙他人為她支付各種消費,過著上流社會的奢華生活,並且在十個月內盜用約 27.5 萬美元。

她被判處 4 到 12 年的監禁,至少要在牢里呆上四年,需支付 19.9 萬元和 2.4
萬罰款,可是她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反而關心是誰扮演她。

正所謂真實生活的盡處就是戲劇的開始,NETFLIX
電視台已經準備將她的故事改編成電視劇,編劇是《實習醫生格蕾》和《醜聞》的金牌編輯 Shonda Rhimes。

這個 28 歲的女子叫安娜·索羅金 (Anna Sorokin),她是怎麼被發現是個騙子呢?

原來是因為她住豪華酒店沒有付錢,然後被酒店給告了,警察把她抓起來之後,赫然發現她欠的賬還不止這個酒店和一些飯館這些小賬,她甚至還差點跟金融公司貸到二千萬美元。

直到這時,在紐約呆了兩年,早已混熟上流社會的她,才被身邊的朋友發現是個騙子。

比如雜誌社美編拉謝爾·威廉姆斯就被騙了六萬美金,起因是號稱德國巨富繼承人的索羅金邀請拉謝爾到摩洛哥度假,結果就掉入了她的圈套: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再比如中國的富二代黃先生,也是一位藝術家,是木木美術館的合夥人,他替她付了看威尼斯雙年展的機票錢和酒店錢,回來以后索羅金也不見了,黃先生還以為她太有錢以至於不記得這筆二三千塊的小錢。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後來兩個人又在藝術展上碰到,合影上了社交媒體,這時黃先生收到一個餐館的私信問他沒有有索羅金的電話因為她還欠他們的餐費,這時,黃先生才警覺這位德國富二代可能真是沒什麼錢……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那麼為什麼安娜可以騙到這麼多生活在紐約的人精呢?

因為她的生活實在太像個上流社會的九零後富二代女孩了,她示範瞭如何打入上流社會,讓人以為你是白富美的真人秀。

首先,用極富標籤性的打扮突出自己,著力塑造低調的名媛的形象。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在人人眼睛都翻上天的上流社會,要想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光美,光年輕是不夠的,必須要幾個回合就把自己的形象穩穩地打進別人心中,所以,塑造自己具有標籤式的典型形象就成了最省事的路,而且還省錢。

於是乎,安娜·索羅金選擇了一條最簡單的路,永遠是一條緊身小黑裙,一隻大大的名牌墨鏡,以 CELINE
最為常見,金發,紅唇,配以慵懶歐洲口音,再加上貨真價實九零後滿滿的膠原蛋白,某位買名牌買到倦只想追求簡單生活的歐洲富二代的形象就躍然而出了。

其次,隨手 100 美元現鈔的小費。

100 美元,相當於七百多人民幣,在美國,平常人給小費一美元起,頂了天給個十美元的吧。 100
美元,這是頂級大富豪才會隨手給的小費,一個年輕的小姑娘隨手就丟給前台小姐,或者名店
SALES,或者酒店的侍應,這種派頭,一下子就能把人震住了。

Cash is
king,所以,無論是住店也好,問詢也好,送行李也好,進餐館也好,無一不獲得最最殷勤的服務。

「給最多的小費,得到最巴結的服務」這是歐洲老貴族的行事派頭,被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做到十足十。

她努力給人一種不差錢的印象,在 INS 曬一下隨地亂扔的名牌袋子,僱傭收費昂貴的私人教練,一套健身課程收費是
4500 英磅……

她扮演白富美的訣竅,那就是給上流社會的服務人員們大量的小費,等於在她的生活圈貼身製造了一個超級富家女的氣場,這些人會替她辦事,也替她張揚,使她在上流社會的人際交往中無往而不利。

第三:永遠出現在頂級藝術場合。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安娜的 ins
撲面而來的藝術氣息,常以黑白色調為主,入鏡的事物也都有濃濃的抽象派意味。其中她花了大量的篇幅展示自己觀賞過的藝術品和畫作,也有一些藝術展的邀請函之類。她很少展現「紙醉金迷」,而是喜歡用神秘的氣息來營造更高級的感覺。

畢竟也是聖馬丁學院的學員,對於藝術嘛,也是有起碼的了解,而要假裝富二代,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秀一下自己不​​俗的藝術品味,這是另一種軟實力。

所有人都知道,藝術是上流社會熱衷玩的遊戲。

而世界各地的藝術展會更是富人們雲集的地方,常常出現,混得臉熟,邀請函自然就來了。

一個要看藝術館到處灑錢的富二代也是各大藝術經紀人們熱衷巴結的對像啊,關係套著關係,人脈扛著人脈,一來二去,大家也都自然而然把你當成圈內人了。

第四:與名人合影。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安娜的社交圈中,藝術策展人、時尚雜誌主編、CEO、明星、運動員、商界名流都是她的座上賓。

在名利場,你認識誰決定了你的社交地位。

與名人合影無疑是實力的最佳背書,而名人們呢,也覺得懂得進入這些高級場合的人多少都有某種背景,合影通常是來者不拒,於是乎,各種合照也就由此產生了。

第五:打造低調、神秘而金光閃閃的社交媒體。

安娜在紐約的生活是以「德國貴族後裔」的身份空降來的,她聲稱父親是德國貴族,從事太陽能生意,在瑞士的銀行擁有 21
億信託基金,六千萬美元現金帳戶,只是因為沒到年齡,所以取不出來。

在 INS
上的她仍然是低調的富二代的樣子,也不曬與家族成員的合影,給人一種有錢不想為人所知的印象。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說實話,她的 ins
還是挺「高深莫測」的,光看圖是看不懂她到底要表達什麼,文字也都是簡潔到不行。唯一的線索是,她的拍攝地點經常變,紐約、倫敦、柏林等等,營造出一種到處旅行、以世界為家的自由感,這正是富人最典型的特徵,周遊世界。

與此同時,安娜也經常上傳一些看起來是奢華場所的照片:極具設計感的樓梯,屋頂的吊燈,古老的牆面……似乎她所到之處都是普通人望而卻步的地方。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安娜對照片的描述總是極盡簡潔,大部分都沒有講明到底這是什麼地方,也有一些就簡短地做了介紹,比如「Fendi
的晚宴」、「安娜溫圖爾的時尚晚宴」等等。

白富美們最愛曬的泳池照也是有一些,但是都輕描淡寫,一般就是配個「morning」而已,有一種去美好地方去到厭的感覺……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第六:長期租住精品酒店,偶爾住五星。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對於一個實際上並沒有太多錢的女孩來說,住五星酒店是個太大的花費了,至少都上千美金。

所以安娜的選擇大都是四五百美元一晚的精品酒店,比如曼哈頓下城的 Beekman Hotel,住了 20 天,花了
11518 美元。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紐約出名的精品酒店 11Howard,但也是選擇 400 美元一晚的中等價位房。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當然,以上房費全都拖欠了……

第七:出門靠騙,用後失憶。

安娜給人的印像似乎有花不完的錢,全世界旅行,甚至還會包機去聽索菲特演講,讓人們以為她是一個無所事事一心摯愛藝術想要做藝術館的無腦富家小姐。

而她的錢從哪裡來呢,半騙半哄付出來的。

只要錢能周轉得過來,是可以靠簽假支票,以及突然扮信用卡失靈讓朋友墊付,然後就高冷地失憶蹭回來的。

警察調查的結果,這位安娜其實只是一名俄羅斯卡車司機的女兒,母親是全職太太,家庭程度小康。

十六歲搬到德國之後,她曾去倫敦的聖馬丁藝術學院學習,後來又回了柏林在一家公關公司實習,隨後去了巴黎知名時尚雜誌《Purple》實習。

按常理推論,應該是在聖馬丁藝術學校、公關公司和時尚雜誌的經歷讓她熟習了富人的生活,以及行為舉止作派,這給她未來的行騙奠定了強大的知識基礎,耳濡目染,一個普通人也會熟知富人的語言,表情,甚至社交派頭。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社會是分階層的。要想扮演富人,先得進入可能接觸到富人的行業。

而藝術學校,公關公司,時尚雜誌社,恰好都是最能近身接觸到富人的行業,如果你細心觀察,長於模仿,你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就知道富二代們的生活方式,他們喜歡的東西,名牌和藝術。

然後再選擇到一個誰也不知道你的底細的地方,比如說紐約,這個全世界冒險家的樂園,那裡的人們根本不想知道你是誰,只要你顯得很有錢,就自然有願意跟你靠近的人。

「如果你用亮閃閃的東西、大量的現金、財富的象徵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他們幾乎無法看到其他任何東西。」

這是安娜在坐牢以後接受采訪時說的話。也許這就是安娜能夠殺入上流社會,把這些人騙得團團轉的原因。

著名導演雷諾阿在《遊戲規則》裡曾經這樣描寫上流社會:

上流社會最大的特點是充滿了美好的謊言,人們在金光閃閃的豪宅里互相敷衍,互相欺騙,用珠寶、名牌與金錢把自己的生活裝扮起來,這些東西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遠離生活的殘酷真相。

這讓我想起了一部電影,伍迪艾倫導演的《藍色茉莉》。

如果說安娜指明了扮演藝術富二代的訣竅,而茉莉則展示了做一個真正的上東區闊太的訣竅。

首先你要有一段當鮮的婚姻,有一個聽起來的很有錢的老公,而且老公總是無比寵愛你,因為他會不停送你貴重的禮物。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一心要進入上層的孤兒簡妮在大學時遇見了富有金融才俊,名校也不讀了,嫁過去當上東區闊太。她的生活表面上非常幸福,老公的寵愛,閃閃發光的珠寶,悠閒的生活,她唯一要做的就是美美的扮得靚靚的出席各種場合,替老公社交周旋,證明老公的富有和自身品味的不俗,從後來的劇情來看,她老公是個金融騙子,而她則是幫助這騙子落地的最佳拍檔,對於老公的違法行為,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不知道。

她的生活是用錢堆出來的。

豪宅不僅奢華,並且品味極高,除了復古味道十足的客廳,還有帶泳池的私家花園,也能看到浴室的奢華感。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她的衣服,是上東區貴婦們才有的品味,Oscar de la Renta 的綴滿了閃石的小外套,裡面是 Alberta
Ferretti 的純色絲裙子,最重要的,還有那隻不離身的鉑金包。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除了派對上,可以穿豔色的晚裝,比如這件大紅的 Carolina Herrera。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平時裡的生活,只穿各種看不出來牌子但是你又知道質地很好的中性色襯衣和外套,富人愛穿淺色衣服,因為看上去柔和,她們的生活場景不需要怕髒,而且最重要的是不怕髒,髒了就扔嘛。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在家裡粗穿的是 Ralph Lauren
藍綠色套頭針織衫,幾百美元的衣服也就下廚的時候穿穿吧。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經典的 Fendi 連衣裙 Chanel 白色花呢小夾克 Faconnable
白色亞麻連衣裙配上卡地亞的手錶香奈兒項鍊,不一而足,是上流社會闊太的穿衣指南。

但有一天老公說要離開她,闊太茉莉毅然舉報了自己的老公,但也因此失去了賴以生存的生活基礎。

但是電影的重頭戲來了,因為無法忍受這種階層墜落,茉莉在整個電影裡就是扮演一個仍然假裝自己是上東區闊太的女人。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她出門仍然坐頭等艙,手上要拎著她的愛馬仕,仍然要穿她的香奈兒外套,仍要堅持用她的 LV
的旅行箱。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可笑的是,已經沒錢了的茉莉,和一群「底層人士」在一起的時候,也依然要挎著她心愛的愛馬仕……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對「一般的工作」看不上眼,覺得乾什麼都丟人。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再嫁一個有錢男人成了再當闊太的最短路程,因為茉莉仍然具有極高審美,於是她假裝成室內設計師,差一步就可以嫁給外交官,當然,最後失敗了。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最後,美夢破碎的茉莉崩潰了,她穿著她昂貴的行頭,腋下焦慮的汗跡,無助地坐在街頭,喃喃自語,她完全瘋了,心心念念的還是她要穿什麼衣服…… …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這和安娜有異曲同工之妙,就算被捉了,安娜上庭時也要穿得時髦無比,像是走時裝秀……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我們其實常常見到安娜這樣的女孩。

她們混跡在各種富人云集的場合,裝得很像富人,她們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要變成真正的富人,但往往失望而歸。

這其中的佼佼者,又聰明又上進,她們看過世界,但越是看過世界,她們越是覺得自己應該屬於那個世界,那種閃閃發亮的生活她們真的太喜歡了。

正因為太喜歡了,以至於她們把自己也騙了——在她的心裡,她已然是這個階層中的一員。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安娜拒不認罪,寧肯坐四年牢也要挺住人設,因為一旦認罪,就證明她真的不是富二代了,所以寧肯死,也要撐住這個中心點。

安娜對採訪她的記者說:

「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上的錢是無限的,但有能力支配它們的人是非常少的。」

是的,她們大都自命不凡,但出身的階層又有限,她們渴望成為最優秀最風光的女人,她們太需要這種感覺了。

於是乎,她們首先說服的是自己,她們首先騙的是自已,無一例外,冒充白富美的女性患有不同程度的妄想症。

騙子是聰明的,因為他們看透了這世界的大部分奧秘,但他們最致命的一點是他們內心的美好世界建設於一種自欺之上,幻覺之上。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這讓我想起了從前聽說過的一位雜誌界的同行,她在這個行業呆了幾年,看過了頂級酒店與豪宅之後,她微薄的收入撐不起她過那樣的生活,於是乎,她得了妄想症。

有一天她帶著她的同事到了一片別墅區,對她們說:「我的法國男友就住在那裡面,我給他打電話,他就會來接我們。」

結果一下午電話也沒打通,只能在別墅區外的咖啡廳坐了一下午,大家都以為她真的找了法國男友,住進了那個別墅區。

但過了很多天之後,她四川老家的人接她回家了,因為她得了精神分裂症。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真實的生活是殘酷的,男人往往從小被教育他們必須在殘酷裡搏殺和生存。

「女人的不幸則在於被幾乎不可抗拒的誘惑包圍著:她不被要求奮發向上,只被鼓勵滑下去到達極樂。當她發覺自己被海市蜃樓愚弄時,已經為時已晚,她的力量在失敗的冒險中已被耗盡。」

波伏娃的這段話解釋了為何女性更容易自欺,因為女性從小被教育她們是有別於男人的一種客體,她們只要碰到王子、用美麗吸引王子,就能變成公主,但從來沒有童話告訴男人,只要碰到公主就變成王子。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女性的從小的教育裡就充滿了虛假的幻像,這讓她們更容易自欺。

自欺的可怕在於生成過程中的無意識和自發性,其本質就是自我認知的錯位。

「一旦這樣的狀態形成了,那麼就很難打破,因為自欺就像做夢一樣,是世界存在的一種類型,這類存在本身趨向永存。」

自欺讓許多女性活在幻境中,她們深深相信自己是那個金光閃閃世界中的一員,如果你要把她們拉回真實的狀態,就等於殺了她們。

不願意麵對真實的世界,這是人類最深的本性——脆弱。就像茉莉說的,人類可以承受的精神創傷是有限的——而回到真實的世界,便是脆弱的人類難以承受的創傷。

在集體無意識的慫恿下、沉溺在幻想之中的脆弱女人們成了一朵朵可悲的藍色苿莉,冰冷的風一吹,就煙消雲散了……

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監製:黃車幹

微信編輯:BikaBika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